柴郡猫

陈年老咸鱼

脑洞

     “你会怎么对待背叛者?”我这么问向兄长。
     “诅咒ta永远活下去。”他沉默了一会,丢来一个可笑的答案。
     我差点笑出来,拍着兄长的肩打趣道:“看不出你这么宽宏大量。”
      “......”他什么也没说,摇了摇头,转首拂下我搭在他肩上的手,面带嘲讽地看着我,刚想说些什么,不详的震动便从我们所在的露台传来,蛛网般的裂痕自脚下蔓延,不出片刻便延伸到整个露台。
        “哥!”裂痕将我和兄长分开,我急忙向兄长伸手。可我只来得及抓到一片衣角,兄长就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火焰吞没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4)